您的位置:主页 > 生活 >

前任萨科齐、奥朗德做不成的事,“最年轻总统

2018年1月8日,陕西西安,法国总统马克龙偕“第一夫人”布丽吉特抵达西安,参观秦始皇兵马俑。

“强势改革者”马克龙

本文首发于《中国新闻周刊》新媒体

1月2日,知名欧洲民调机构哈里斯(Harris)的一项民调显示,法国再也不是一个“悲观的国家”,有59%的法国民众对法国的未来持有积极态度,较两年前增长了6个百分点。这种明显增长的势头从2017年年中开始,几乎与马克龙就任法国总统同步。

这一民意调查报告迅速在社交媒体上获得大量转发,马克龙率领的执政党“共和国前进党”的议员们在这件事上尤为积极。

佐证“马克龙因素”所带来的积极变化的,并非只有哈里斯民调结果这个孤例。有数据显示,自从马克龙上台以后,对法国的商业环境表示满意和富有希望的国际企业的比例在2017年11月达到63%,而在一年多前,这个数字只有36%。之前从法国离开的创业型企业正在返回法国,因为脱欧而离开伦敦的国际金融机构也正在巴黎和法兰克福之间挑选自己新的欧洲总部。

当2018年到来的时候,法国和一年前相比可谓变化惊人。极端主义的威胁似乎在减少,经济的复苏和深入的改革变得明确可期;而在国际舞台上,马克龙也让法国回到了中心位置——比如,它在应对全球气候变化议题上更靠近领袖地位。

有效兑现竞选承诺的强势改革者

在马克龙之前,打着改革旗号上台而最终惨淡离场的法国总统为数不少,萨科齐就是前车之鉴。在其主打的经济改革遭遇强大抵制而失败后,萨科齐转而开始动员族群身份认同,拉拢民粹右翼,试图保卫自己的执政地位,最后却惨淡收场。

奥朗德承诺进一步的财富平均分配,打着征收更高额的“巨富税”的口号获得了总统地位,却因为面临经济下行的压力不得不走向更加灵活的经济政策改革,最终也铩羽而归,甚至连谋求连任的机会都失去了。

与上述两位前总统相比,马克龙的改革也不乏阻力和困难。2017年9月和10月,他的支持率一度出现了迅速、短暂的下跌。不过,马克龙的政绩和在国际舞台上的作为却渐渐受到了更多认可。与此同时,法国的改革也没有迟滞。马克龙在新年讲话中展望了2018年的前景,承诺更深入的改革、更紧密的欧洲和更有效率的福利和保障。而这些,都是他竞选政纲中的核心内容。

在欧洲议题上,马克龙也正在为法国争取领导地位。在德国大联盟组阁谈判中,社民党领袖舒尔茨一再强调,马克龙的欧盟改革方案将会是大联盟的重点。而在半年前,“先改革法国,再改革欧洲”好像还是一个无稽之谈。可在半年后,这似乎已经走上了一个稳健的轨道。作为法国史上最年轻的总统,马克龙展现出了强势改革者的形象,并在实践中取得了超出人们预期的成效。

“宙斯式总统”

当选总统后,选择什么样的自我定位是每一个法国总统都需要面临的问题。萨科齐在2007年之后成为了“帝王总统”,本应负责政府实际政务工作的总理弗郎索瓦·菲永几乎成为陪衬。事无巨细过问政务并干预政府的萨科齐不仅影响了中右派政府的执政效率,其本人的形象受到了选民厌恶。


与萨科齐相反,奥朗德选择了“常人总统”这一形象,但最终其亲民化的举动在无法管控好自己的形象这一事实面前成为笑柄。马克龙则选择了“宙斯式总统”的模式。这是指他会着重于从宏观上把控政策方向,而不过多插手细节,同时保持一种相对于政府的“独立感”,不过度曝光自己。


在当选总统后,马克龙对日常政务方面可谓深居简出,并不过多干涉政府的行政决策。比如说,作为现政府改革主打招牌的“劳动法改革”,马克龙就全盘授权给总理菲利普和劳动部长佩尼柯。


某种程度上,这一执政风格和总统对技术官僚的信任有很大关系。要求内阁成员必须承诺全盘接受总统在竞选承诺中的整体政策和改革布局,是马克龙组阁时的前提。但在具体的实施细节和推行上,马克龙却放手让更加专业的各部部长操办,而不是从爱丽舍宫高高在上地予以实际指示。这既保证了政府的效率,又确定了改革意志和方向不会在对政策细节的繁琐处理中迷失。

 




上一篇:前任是个什么鬼
下一篇:我的花果园联合《前任3:再见前任》――强力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