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科技 >

跨国巨头中国研发上演“敦刻尔克”大撤退(2)

制药新贵跨国企业纷纷寻求进入中国市场。推出划时代治愈丙肝新药的吉利德科学已经一脚迈进了中国市场。此前其丙肝药物索磷布韦获得中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CFDA)优先审评。如若药品成功上市,将标志着这家公司的产品正式进入中国市场。

吉利德在去年还进行了两件大事,开始在中国成立实体的运营公司,包括在上海的中国运营中心和杭州的研发生产基地。其中杭州的基地占地11000平方米,被定位为本土化的研发和生产基地。另外,任命曾在罗氏、诺华、默沙东等跨国制药企业任职的罗永庆为吉利德全球副总裁、中国总经理,他在政府事务、销售营销以及市场准入等方面有丰富的经验。

罕见病制药跨国公司夏尔(Shire)也在积极拓展中国市场。这家公司在今年六月份确定了其中文名“夏尔”。“中国作为全球第二大的医药市场,这个市场的机会和潜力是毫无疑问的。对于夏尔或其他的跨国公司也好,中国市场未来的业务发展都是作为战略市场。”夏尔中国总经理丛凡在接受经济观察报记者采访时称,“积极准备把产品引入进来,这是我们的重点。希望未来2020年,争取有三到四个新产品在中国上市。”尽管从整体业务看,中国市场还不是夏尔全球单体量最大的市场,但中国的业务发展增长是最快的。

除了依然是寸土必争的销售市场外,中国还是众多跨国企业的生产厂所在国。跨国制药巨头,上文提到的跨国制药巨头都早已布局生产本土化。9月10日,阿斯利康全球执行副总裁,国际业务及中国总裁王磊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称,阿斯利康位于无锡和泰州的生产基地生产的产品已经出口到70多个国家,目标是出口到100多个国家,成为发展中国家的生产基地。

GE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GE在中国有30多个制造工厂。无锡是GE全球最大的超声波产品设计,工程和制造中心。全球市场上每三台GE超声波设备当中就有一台来自无锡。中国也是GE医疗入门级CT的全球生产基地。天津是GE全球最大的水电设备生产基地

“不存在在中国进行收缩的考虑,只有扩张的考虑。”阿斯利康全球执行副总裁,国际业务及中国总裁王磊称,前不久,阿斯利康将亚洲国家总经理的会议也放在中国召开。

此外中国还是跨国企业商业模式创新的先行实践地。王磊在采访中称,其在中国推出的商业创新项目,即诊疗一体化方案,在取得效果的合适时机,作为分管发展中国家市场的全球副总裁,有机会将这一模式从中国推向其它发展中国家,让“中国模式出海”。



上一篇:军报评《敦刻尔克》:加强民船动员已刻不容缓
下一篇:热映电影口碑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