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健康 >

普罗米修斯:电影给予的幻觉

花乱开 中国现代书法30年“ 2016.11.21 - 2016.11.29

摘要:我得承认《普罗米修斯》多少让我难以沉醉其中:导演的确是在塑造一个象征性的奇异景观,但他更喜欢以场景演示的方式呈现出来类似电影中移动电子探测仪建模给人看一样,而不是让观众持续地跟着主角的眼睛、动作、心理进行动态的、逐步的揭示,以致我无法代入其中。 《普罗米修斯》有着宏大的结构,可以分解出超人、人类、机…

  我得承认《普罗米修斯》多少让我难以沉醉其中:导演的确是在塑造一个象征性的奇异景观,但他更喜欢以场景演示的方式呈现出来类似电影中移动电子探测仪建模给人看一样,而不是让观众持续地跟着主角的眼睛、动作、心理进行动态的、逐步的揭示,以致我无法代入其中。

  《普罗米修斯》有着宏大的结构,可以分解出超人、人类、机器人、异形四个类型的存在,由此隐喻造物主和被造者的循环对抗关系。影片最前面的序章出现的超人A喝下特别的黑色营养液浸泡的生物体从而裂解成很多种DNA结构的生命,或许预示着人类的诞生。而另一个神秘星球上的超人B则试图驾驶半环形的飞船带着类似鳗鱼的有着强有力的绞杀力量的怪异生物体飞往地球毁灭人类同时释放新的生物体“异形”幸好遇到了那三位勇于牺牲的船员,否则一百年后我们的后代就要毁灭了。

  可是,我很难猜测为什么超人B(或者说坏超人B们,他们似乎是个群体)为什么要去地球毁灭人类?恼火清梦被打扰这个理由太渺小,而如果是针对超人A或人类行为的报复,那按照他们的科技实力他们之前应该有足够时间去毁灭人类好多次了。而且,超人B和他的半环形飞船遭遇了什么才会沉睡在那个星球上,是受到自己发明的异形生物的反噬,还是遭到更高智慧的超超人(超人A和超人B的共同创造者)的制约?

  人类制造的机器人戴维的“大脑程序”让人有点猜不透,它似乎在按照指令和学习软件在存在,可又好像有种自我思考能力,并想报复自己的创造者至少是嘲笑自己的那些人。因此很难说它骗查理喝下那些致命怪异原体是出于执行主人维兰德的命令还是自作主张。因此对最后要和它相依为命的伊丽莎白,我的建议是最好继续保持它的身首分离状态,以防它使坏或驾驶着飞船也去毁灭地球。

  异形生物有三种,异形A是杀死地质学家的那种鳗鱼一样的长条状生物体,异形B则是受感染的生物学家和女主角做爱产生的胚胎(或者仅仅是借用腹部寄生?)长成的,更大、有更多分叉和更为暴烈的绞杀力;最后异形B和超人B一番搏斗以后,钻入超人B的腹部并从中融合出一个新的异形C这就和斯科特以前的异形电影连接在一起的尖头异形怪物。也许可以说,异形就是暴力的超人B种群所创生,受到人类无意的感染或者说滋养就不断进化,变得更暴力更智能,并以伤害毁灭一切超人类、人类为本能。

  人类则有分成以延续自己生命为追求的维兰德类型,他的冷酷女儿其实算是同类人,都是超级功利现实派,而另一类型就是对科学探究感兴趣的伊丽莎白和查理。最终,“好奇害死猫”,两派人马都没好果子吃,只剩下伊丽莎白和接近维兰德类型的机器人戴维能继续存活,接着他们的探险生涯。

  或许把一切流动的画面、情绪、事件进行逻辑梳理和归位是种坏习惯,这阻碍了我更积极地投入电影给予的幻觉中,很难去同情上述的任何一个类型里的生命对伊丽莎白也仅仅是稍微有些惊讶,其他的角色都在让人略感沉闷的封闭空间里活动、说话,连死亡都显得有点顺理成章,就像是有人说“该到这段了,去死吧”,于是他们就以各种方式死了。这难道就是所谓硬科幻的魅力的一部分?

  周文翰(刊于新京报20120904)




上一篇:《普罗米修斯》:科学时代的造物信仰
下一篇:这对杭州学霸夫妇 要帮人像普罗米修斯一样器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