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人文

岁月可以老去 情怀永远年轻

时间:2018-06-08  来源:平凉日报——熬汤美食网
分享:  0

岁月可以老去 情怀永远年轻

——访皇甫谧文化学者郭明德


           □本报记者 柳娜


       “谁说而今少净土,先生陋室充一抷!”近日,到我市文化学者郭明德家中晤谈时,这句话情不自禁溢出心底。

       “金钱潮”的拍岸声、灯红酒绿的喧嚣声,被这幢位于行署巷的普通民宅隔在了窗外。82岁的郭明德身形消瘦,略显孱弱,但双瞳中射出的锐锐爽气,谈及文化时的意气风发,让人忘了他已进入人生暮年。

       他的书房简单质朴,随处散放着由他编撰的《皇甫谧针灸医学研究》《皇甫谧品牌文集》等20多本著作,书柜里的荣誉证书,连同书桌上已泛黄色的笔记,共同验证了他研究皇甫谧历史文化的深邃脚印。

       郭明德是灵台县人,从甘肃工业大学毕业后,走向从政之路。担任各级党政领导要职多年,后调至平凉地区科技处担任领导职务直到退休。此间,他撰写了《灵台春秋》《历史的思念》《乾坤楼缘记》等历史文化书籍及小说。还撰写了关于农村庭院经济研究的科技类书籍,并在省上获奖。他在写作方面的才华,对历史文化以及农村经济等领域的求索精神逐渐显露。

       专攻皇甫谧历史文化这一方向的研究,始于撰写《灵台春秋》之时。在这部反映灵台人文历史的书中,郭明德将皇甫谧人物事迹编写于其中。这本书被时任地委书记的马良骥看到后,认为写皇甫谧的这一章很有价值,他鼓励郭明德专门写一部有关皇甫谧的书。未来的路该往哪里走,郭明德心里有了清晰的方向。

       “替家乡进言,为文化请命。”——退休之后,他同岁月争春光秋色的速度频频加快,食随遇而安,兴奋偎依风尘,远之河南、宁夏、陕西,近之省内,参加各地举办的皇甫谧等各类文化旅游发展研讨会……在各种考察交流活动中,他发言,倾听,学习,设身处地感受到了少年时代才曾有过的学习氛围。他如品甘饴,吮之不跌。窗开光入,厚积薄发,他明晰沉淀出了自己的观点:平凉的文化旅游产业要发展,基础是搞清本土文化的本真,而要做好这一点,一定要俯下身子做好学术理论研究。

       2002年6月30日,郭明德发起在灵台朝那成立了皇甫谧历史文化研究院,组织了一支有120多人组成的皇甫谧历史文化研究团队,由他来挑起掌门人的重担。

       研究院所做的重要工作主要是考证皇甫谧生卒籍地,以及家世、生平、族系,并研究他在针灸医学、文学史学、哲学思想等方面的重要成果。

       当时,宁夏、甘肃、陕西、河南等省份的17个县市都争相在给皇甫谧立传,为皇甫谧出生地各执己见,争论不休。

       为寻找皇甫谧出生灵台朝那的证据,郭明德选择向历史发问。先后三次,郭明德先后去灵台皇甫湾探秘,寻访皇甫谧故乡的人文盛迹。这期间,他曾组织了两次现场采访,采访了当地10多人,其中有上世纪五十年代初到七十年代曾担任合作社社长、村主任、党支部书记的何步芳老人,社员王振刚、刘西奎,灵台县种子公司经理李贵喜、镇政府干部张登攀等许多关注这部分文化的当地常住户,他们为郭明德提供了大量有价值的民俗传说。

       “皇甫谧自古以来,代代相传有许多引发思古幽情的遗迹与传说。车头坡是皇甫谧家族的车马道,时隔1700多年的车马道遗迹至今犹存,道路的踏积层达20多公分厚,从皇甫湾蜿蜒伸展到三里村源头……这些强有力的证据以及大量的出土文物,证明皇甫谧确实是朝那人。回来后,我根据这些采访,写下了三篇调研文章,驳倒了各地不同的说法。”郭明德说。

       之后,郭明德与研究院同仁一起出版了《皇甫谧研究文选集》,以皇甫谧生卒籍地灵台说的一家之言为主线,从古籍文献、遗址、遗存、实地调查、考证论文、民俗传说等涉及的内容取精汇编,这些文献资料成果以无可辨驳的事实说明皇甫谧生于灵台、逝于灵台,从灵台走向华夏、走向世界,成为针灸学鼻祖、文学家、史学家、世界历史文化名人。研究成果为平凉弘扬皇甫谧文化品牌、实施文化旅游产业开发提供了发展战略决策的科学依据。

       在郭明德的主持下,皇甫谧研究院当时还塑了皇甫谧的铜像,拍摄了两部电视专题片,创办出版了《皇甫谧研究》院刊三期,建立了平凉、灵台两个办事处,建起了一个资料库与信息网站等等。后来,皇甫谧历史文化研究院设立在甘肃医学院,持续服务于当地的历史文化研究。

       在一个信息为主导的全球化年代,当同一化和碎片化的文明呼啸而来,人们守望本土文化的眼球和语境因此变得茫然。而作为平凉皇甫谧的文化研究者,郭明德无疑是沉静的,他以自己的艺术心性,潜心于文化发现和文化整理,持续建构着地方文化自信,成为平凉新世纪的历史叙事者之一。

       “岁月可以老去,情怀永远年轻。”如今,尽管80多岁高龄,郭明德还在为灵台一些古迹的恢复和新建奔走。

       “唐代开元年间,灵台县什字镇境内建有一座长宽约4至5米,高约6至8米的‘平安谯楼’。这座平安谯楼曾起到了传播信息、促进交流、确保安全的重要作用。可惜的是在1949年的解放战争中受到损坏,夷为平地。”郭明德说,他希望能重建“平安谯楼”,并为此拿出了该项目的建设意义、可行性论证、项目建设区内“平安谯楼”古文化遗迹的考评及其历史意义等基础性文字资料。现在,这些由他个人花费2万元整理的资料正放置灵台县什字镇境内的一间帐篷内,由他的老朋友看管。

      郭明德还希望修建汾阳王唐元帅郭子仪灵台西原维和保国之战纪念祠,并拿出了初步的方案和图纸。他说,汾阳王郭子仪在灵台西屯屯兵,西屯新民村是他演练兵马的场地,有跑马场、练兵场、喂马台等遗址,郭杨村有他大营驻扎的遗址,他利用西屯土桥子关隘地理优势的防御,在此谋划决战前的用兵韬略。“现在,应该再次修复,以怀念敬仰这位中华名臣的丰功伟绩,这是历史留下的文化古迹,它将为灵台文化名县增添新的内涵。”对古迹的修复,成了郭明德心头最深的惦念。

      皇甫湾人提出修皇甫谧祖宗祠,郭明德为此做了内容设计,遴选了世界各国有关皇甫谧的评论文章,制作了皇甫谧家族世系表……为了整理、打印这些内容,郭明德花了70多天时间,花费自己的7000多块钱,以年迈病弱之躯,天天奔波在电脑公司和家之间。

       郭明德认为:“我们的最大优势,就是我们这里有许多珍贵的历史文化记忆,丝绸之路带来的文化交汇对今后平凉文化发展的架构起着十分重要的奠基作用,很多皇甫谧的崇拜者都对这里有着发自内心的向往。当然,文化没有旅游作为载体也无法实现快速发展,若要推动我们的文化进一步走向外部世界,最终落脚点还是在文化旅游产业的发展上。”

       长年的案牍劳形,郭明德患上了腰肌劳损等疾病,这让他多多少少有一些无奈和无力感。“只要身体健康,我将依然无怨无悔地行走在文化旅游、文化产业研究领域的道路上,为平凉文化事业的发展尽绵薄之力。”他说。

       80多岁,郭明德还能学而不厌。“不懂的东西太多了呀!”有的历史或现实文化疑题,偶尔同某位对方产生不同的看法,他会抬腿就走去找寻证据,并坦然以对:“任何事物,质疑容易,认真去做或改变观点是件难事。”采访的最后郭明德感慨地说:“我们一直在路上,既不能退步也不能停止,只有继续前行才是人生的使命。”


作者:责任编辑:孙瑞

推荐图文

人文·泾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业务 | 网站律师 | 本网声明

Copyright (C) 2006-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熬汤美食网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Tel: E-mail: 地址:

技术&运维